490093862deec.jpg  

 

雖然還沒看過賽德克巴萊,但那部是我很期待的電影,最近,許多種種讓我注意到一些新聞,也讓我產生了一些小小的震撼在心中...一直以來,對於台灣的認識實在是太少也太過無知...

 

八月份時台新金控林克孝山難新聞,雖看來只是篇再普通也不過的意外事件,隨著新聞與談話性節目的報導充滿著許多耐人的戲劇性,一位西裝畢挺在鋼筋水泥金融業界的CEO...直覺上對應的該是美食紅酒社交;

 

選擇遠離都市無法與對外聯絡的登山行腳生活,拋開了大都市便捷的一切,實在是太強烈對比,開始看了些相關的報導後,才深深感覺到很多人之所以追求迥然不同的生活體驗,最主要的是想要找到內心深處真正的自己;山難背後的莎韻之鐘的故事,在這段山路上所走過的足跡與建物與過去時空背景一一驗證,這種探索像是一種無法自拔的魅力吧!

 

莎韻之鐘的背景是位原住民女孩,17歲的莎韻,因在山居任教的日本教師要被召回,在山區協助搬運行李中不小心失足溺水,感覺是段再普通也不過的助人因而失足溺水事件,當時在台灣的日本政府,為了要宣揚『理蕃成果』拉攏與原住民的距離(註:蕃在當時是指原住民,日本人認為此段故事治理原住民有很大的成效,所以要進行表揚),特別將此故事讚頌,特別還請人作詞作曲並設立莎韻之鐘紀念...(非常有趣的是這首歌,還拍了一個相關故事背景的MV)

 

 

 

 

當然我永遠不清楚林克孝先生追尋的是原住民莎韻的足跡與惋惜?還是說掉入了這個歷史的故事與現今的背景無法自拔,但其中也多了很多成分是他對山的熱愛,也非常替他惋惜...。

 

 

賽德克巴萊的衝擊

 

接著,電視新聞最熱一直不斷炒熱賽德克巴萊這部片,其實最剛開始根本搞不清楚這部電影是什麼?只知道在威尼斯影展有很好的風評;一直到後來看了新聞挖挖挖才知道它指的就是以前歷史課本的『霧社事件』,但其因與背景,我早就忘光光了,經過電視節目詳細介紹才感受到很大的震撼;

 

霧社事件發生在1930年,不過距離現在才80年...如同我自己阿公阿嬤輩孩提的年代,卻多發生這樣的事情,讓我感覺這歷史沒有那麼的遠,但卻又感受到許多因此事的衝擊,當天看完節目後,老公下班回來已經一點,我還硬要他快看YOUTOBE上的電影預告,並且一直在旁邊跟他說過去台灣居然發生過這麼不可思議的故事...跟他說我回台灣一定要看!還叫他猜為什麼原住民要刺青~~?!?!(ㄎㄎ~下班還要被我亂考試的老公,當然是應付一下然後呼呼大睡!!zzzz)

 

首先,第一個震撼就是:以前學校課本上學到到原住民臉上的刺青,以為只是美觀和圖騰;原來刺青在原住民賽德克族是一個『成年禮』,要刺青的男人必須要先取人首級(要砍到別的部落人頭)才可刺上,女人必須要會織布做成一件衣服才可刺,所以要是男人不曾殺人,女人不會織布,臉上就是白淨淨的什麼都沒有,這樣在部落就是像個孩子永遠意味著長不大;所以如同節目說的,以優生學來說,臉上刺青越多的越是勇猛善戰,女人刺青多的,更是代表頭腦聰明會織布製衣,這在山中部落如此當成一個能力的印記,也算是一種沒有身分證與法律但卻可明確等級的分類...(原來我過去了解差異甚大!?)

 

第二個震撼就是賽德克巴萊這部電影取材的真實背景的角色故事,過去清朝統治台灣時,除了平地的勢力外,不曾真的將勢力深入山區;但日本殖民時,他們理順平地後,開始因山地礦物天然資源與鐵路與開發,開始要將政治角力進入山中,也因如此的文化衝擊帶來許多的矛盾;賽德克族是一個信仰彩虹的民族有著原來部落一直以來承襲的精神與文化;日本信仰太陽,有天皇與屬於他們的禮義觀念;

 

這段歷史真實故事,最讓我震撼的就是三個主角:花岡一郎、花崗二郎、莫那魯道

花崗.jpg

 

cca110001-hp-pb15105921621-i.jpg  

 

當時日本為了要有效的理蕃,也是使用許多的方法軟硬都有,軟的部分:宗教上蓋神社與帶入文明,另外也把原住民的精英深造,去日本或是受教育後再回來原來的部落當任警察或教師,所以出現了這個故事的花岡一郎與花崗二郎,他們是100%的賽德克族人,雖不是親兄弟,但因受日本栽培所以有了日文名字、教育機會、公家職位;硬的理蕃手法...當然就不用說了:P

 

花岡一郎在日本殖民時代是師範體系畢業,後來回到部落擔任巡查,花崗二郎則是被栽培後在部落擔任警察,他們身上流著是原住民的血液,栽培他們與受教的是日本人,且給了日文名字,並且在原來的部落為日本人做事;

 

莫那魯道就是帶領部落起一對抗日本人的主角,雖知道日本的武器與人力無法有勝算,但是仍為了尊嚴與信念奮死一戰...打一場明知不會贏的戰,有多人沒有勇氣還是繼續安於現狀就好...><

 

而一郎與二郎就是在這樣時空背景無法抉擇,他身上流著賽德克族的血,另外培育他的恩人是日本人,這場悲劇的結果就是:一郎選擇殺死了他的太太與孩子,再切腹自殺;而二郎則是與家族21人共同上吊,他在家族一一上吊後蓋上布在臉上,最後一個自己在上吊,所以只有他的臉沒有布;他們共同面臨兩難,自我了結後,就不會裡外不是人;也因此他們的精神,在當時被日本人非常的震驚與敬佩...

 

而起義的莫那魯道,他與霧社事件起義的六個社當中,能戰的壯丁只有三百多人,面對日本訓練出來的專業軍人3000多人,這場戰爭是如此懸殊的數字,且耐人尋味的是,大多數的賽德克族對不可能贏的戰役,寧可自己死也不要被敵人殺,所以後來統計出來的研究,自殺的人比被殺的多;且與原住民的信仰認為祖先是誕生於巨木之中,故在面對死亡煎熬時,選擇上吊於巨木之下,讓靈魂回歸祖靈;且有許多起義的妻子家人,因無法幫上甚麼忙,但深怕因為自己浪費糧食不能給真的要打仗的人吃,許多配偶也都帶著孩子自殺...

 

真的無法想像80年前感覺不會很遠的過去曾經發生這樣的事情,但從過去的角度花岡一郎與二郎選擇自殺也意味日本人在當時真的對他們不錯,否則他們不會如此兩難選擇自盡,真正對原住民來說的衝突與不是共存兩個文化,是外來的文化要侵蝕對方原有的信仰與模式而產生的反抗(其實連夫妻兩人結婚,來自不同的家庭習慣都要磨合,更何況是兩種迥然不同的文化~),但是我覺得過去的歷史也是有很多的省思...

 

就夫妻關係、兩個新家族結合關係、朋友關係時都是可以被套用的,不論對方信仰、金錢多寡、職業、宗教、生活習慣...等,既然在一起了,就要以尊重為前提彼此互相包容,那就可以找到一個有所交集的平衡點;很多觀念與認知是來自不同家庭、生活背景、生活環境的差異,但倘若只是一昧按照自己的認知,只認為自己的言論想法才是真理或排斥對方,只會批評或將對方同化成自己想要的人而捨棄掉原有的那些,即使表面風平浪靜,在心中仍會有著很多的反彈與不滿,被迫改變的人是永遠無法真正接受試圖改變別人的那方...。

 

 

我目前雖然還沒看過電影,但了解許多歷史背景後,很期待這部電影.....

 

備註:有興趣的人可以看一下新聞挖挖挖的介紹,可以非常清楚的了解當時的一切與震撼的真實故事

 

悲壯的霧社事件(1-5)

1 http://youtu.be/_zbIt9mUKYw

2 http://youtu.be/gPFYB8f0X0Q

3 http://youtu.be/qaGHZTBdiX8

4 http://youtu.be/vKarE0uGCEA

5 http://youtu.be/jHPNO9KWvGo

台傭少奶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